导航菜单

特写|流量大战中的蔡徐坤粉丝:“我们仍在囤分中”

通博的官方网址

  7月22日零点,微博超话流量大战以周杰伦粉丝团胜利告终。

  一场粉丝间的排位战,最终演变成公共议题,背后参杂着两代人的情怀,也有商业利益。很大程度上,“超话排名”本身,就是平台的商业运作,只是,每个人都入戏了。

  虽然多位行业人士告诉我们,蔡徐坤的流量,远远没有在微博平台上所展示般汹涌,但实际采访中,粉丝的狂热,也如此真实。

  很多时候,我们不懂,粉丝缘何如此疯狂,却忘了,曾经也是追星族的心情。这次大战,可能好处之一,是让很多“夕阳红中老年粉丝团”找回了以前那个不太计较成本的自己。

  在周杰伦、蔡徐坤粉丝团流量大战中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第一时间联系“战火”中的资深粉丝,了解他们,是为了怀念曾经的我们,也是为了理解产业的未来。

  毕竟,在娱乐产业寒冬下,还有人愿意不计成本的投入,本身就弥足珍贵。(前言)

  当谈到7月21日晚上的流量大战时,幼恩感慨颇深:“当时各家都在‘让’,没有抵抗就让周杰伦上去。但是我们没有,我们不会说考虑到他是周杰伦或者是谁,就放弃抵抗,我们一定要把利益给守住了。”她就读于北京某知名211大学,《偶像练习生》时期起成为蔡徐坤的粉丝,是一名蔡徐坤的资深“老粉”。即将迎来大三学年。

  大战

  在幼恩看来,积极“备战”是对周杰伦粉丝的一种尊重,“从来没有我们应该小小的让一下,没有谁比谁的喜欢来的更单薄,他们既然想要做,想要打,把这个榜放在了心上,真正的对手谁不愿意棋逢对手呢。”

  相比周杰伦“夕阳红中老年粉丝团”第一次打榜的生涩,蔡徐坤粉丝内部有着明确的应对策略。“事件最开始我们看着周杰伦的超话一点点超过第三家、第二家,但离蔡徐坤的第一还有距离,大家就选择先囤分。等分差越来越近时,我们就开始有策略地抛分拉开差距,把分差维持在10万左右,这就是为什么蔡徐坤的票数会在某些节点激增。”对于当时的蔡徐坤粉丝而言,一口气“all in”不是最佳决策,“积分还需要在下周打榜时派上用场,不像周杰伦家就这一次‘团建’,我们还要留分防止下周对家趁虚而入。”

  “到了后期的确是周杰伦粉丝越来越多,我们即使全抛也不一定能赢,于是就选择退出竞争。”谈到大战结果,幼恩并不避讳,“输了就是输了,我们也接受。但是这时候就有很多黑子跳出来马后炮,冷嘲热讽说‘谁让你开始不让,现在果然输了吧’。还有人出来质疑我们的粉丝是水军,说我们是虚假流量。其实无论正面反面黑子都能黑,让了说你瞧不起周杰伦粉丝,不让说你打不过,这对我们太不公平。”

  7月22日,蔡徐坤粉丝团官微发布声明,称蔡徐坤粉丝将“退出微博各项数据榜单的竞争”。对于“退赛”,幼恩告诉记者:“这里面有一个误区,我们不是退出微博的榜单,是仅仅退出微博明星势力榜的爱慕值竞争,不是路人认为的超话榜。”

  微博明星势力榜由多项数据组成,其中爱慕值来源于粉丝在微博平台上给明星赠送的虚拟鲜花。虚拟鲜花两元一朵,幼恩告诉记者,为了保住蔡徐坤每周的榜单第一,粉丝长期以来在这个榜单上已经投入了1000多万,“我们粉丝认为应该把钱投入到更能给蔡徐坤带来直接回报的事情上,如购买新专辑等,而不是投入到新浪微博的榜单上。简单来说,退出声明的意思是我们不会再在新浪微博上花任何一笔钱了。”

  7月22日,北京消协发文称,市消协投诉、咨询热线陆续接到多起因新浪微博明星停榜引发的退款投诉,主要反映的问题是主办方存在退“花”不退款、拖延退款等行为,截至7月19日17点30分,投诉、咨询热线已累计接到相关投诉69件。

  7月23日下午,微博官方账号“明星势力榜”发布关于鲜花会员退款的说明,涉称及的用户将在7月23日24:00之前收到全额退款

  截至发稿前(20:12),蔡徐坤在超话榜上以1062.4万影响力排名第三,第一第二分别为周杰伦(1962.1万影响力)、朱一龙(1173.6万影响力)。“我们目前仍正在囤分,为下周蔡徐坤的生日做准备。今后我们还是会一如既往的尽全力。”幼恩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。

  “假流量”

  自《偶像练习生》时期起,幼恩就成为了一名“ikun”(蔡徐坤粉丝名称)。喜欢蔡徐坤的一年多以来,她为蔡徐坤“肝”过投票、刷过数据,买了代言、杂志,还花“重金”看了2场蔡徐坤的线下演出。“这是我们ikun的常态。”幼恩告诉记者。

  “我最初注意到蔡徐坤就是因为他的流量。”幼恩坦言。《偶像练习生》比赛期间,节目组要求每位选手发微博宣传,蔡徐坤当时发的比大家晚,却在极短时间里获得了大量的评论点赞。作为追星爱好者,幼恩关注了大量娱乐资讯公众号,“一些娱乐公众号报道了这个现象,他们认为蔡徐坤很可能是‘新的流量’,我看了后就对这个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。”

  早在《偶像练习生》比赛时期,蔡徐坤的流量体质就体现无遗,总决赛中,蔡徐坤以4700万的高票断层C位出道。幼恩在其中贡献不少,为蔡徐坤打投了成百上千票。比赛期间,她几乎会把一整天的空闲时间都花在投票上,“基本各家账号都是在淘宝上买的。我们都知道4700万票背后肯定不是4700个人,但是这个比赛的机制就是这样,只看票数,拼人气,谁票多就能C位出道。”

  在动辄千万上亿的数据量面前,如何得到真实的数据”成了无解难题。“现在不可能弄清真实的数据。我们也想证明自己人多,但是没有办法,甚至连我们也不知道我们粉丝到底多不多。”幼恩说。

  “有人质疑我们的粉丝是水军,说我们一个人有100多甚至200多个号,我承认这的确是真的。但你不能说因为我们愿意做这件事,你就说我们是水军。”在幼恩看来,为偶像做数据只是一种表达喜爱的方式,“和其他粉丝去听演唱会、买专辑一样,本质是在与人们想怎么追星,想怎么去喜欢一个人。”

  “真热爱”

  在幼恩看来,流量对于蔡徐坤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流量能带来商业价值,如果没有流量,一些当红流量艺人也只能做平凡的普通人。“蔡徐坤本人出现的频率很少,大部分都是因为粉丝和其他的一些网络曝光。其实如果没有我们或者这些事情,他的曝光度就很低。”幼恩直言。

  除了看不见摸不着的商业价值,粉丝直接看到的是榜单排名与广告资源的交换。“转发第一赠送爱豆客户端推广位”、“热转第一粉丝团获现场门票”、“集齐7000w热度解锁价值1亿广告投放”等商业手段,向粉丝们传达了一个简单明了的道理:流量=资源。“身处这样的规则之中,我们能怎么办呢?我们只能去适应规则,只能去给偶像做数据。”幼恩无奈道。

  一场场数据狂欢之中,粉丝们也得到了胜利的满足。幼恩把这种满足感称为“为偶像付出的快乐”,“这种快乐建立在所有人都在做的基础之上,所有偶像的粉丝都在积极打榜,我们在其中取得一次又一次的胜利,就会有一种成就感。”

  当然,内心的满足也需要现实买单。一年多来,还是在校大学生的幼恩在追星这件事上已经花费近万。她给记者算这样了一笔账:购买蔡徐坤代言产品300-400元次;购买杂志通常40元本,一次1-3本;一场Nine Percent(蔡徐坤所在的男团)的巡演门票上千元,还得加上来回路费和黄牛加价。最近,为了购买蔡徐坤的新歌EP,她再次投入了上千元。

  “其实我要感谢蔡徐坤的出现,他让我知道了喜欢的力量。只要那是你真正喜欢的,就会给你战胜一切的力量。”幼恩说。

  (幼恩为化名)

  7月22日零点,微博超话流量大战以周杰伦粉丝团胜利告终。

  一场粉丝间的排位战,最终演变成公共议题,背后参杂着两代人的情怀,也有商业利益。很大程度上,“超话排名”本身,就是平台的商业运作,只是,每个人都入戏了。

  虽然多位行业人士告诉我们,蔡徐坤的流量,远远没有在微博平台上所展示般汹涌,但实际采访中,粉丝的狂热,也如此真实。

  很多时候,我们不懂,粉丝缘何如此疯狂,却忘了,曾经也是追星族的心情。这次大战,可能好处之一,是让很多“夕阳红中老年粉丝团”找回了以前那个不太计较成本的自己。

  在周杰伦、蔡徐坤粉丝团流量大战中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第一时间联系“战火”中的资深粉丝,了解他们,是为了怀念曾经的我们,也是为了理解产业的未来。

  毕竟,在娱乐产业寒冬下,还有人愿意不计成本的投入,本身就弥足珍贵。(前言)

  当谈到7月21日晚上的流量大战时,幼恩感慨颇深:“当时各家都在‘让’,没有抵抗就让周杰伦上去。但是我们没有,我们不会说考虑到他是周杰伦或者是谁,就放弃抵抗,我们一定要把利益给守住了。”她就读于北京某知名211大学,《偶像练习生》时期起成为蔡徐坤的粉丝,是一名蔡徐坤的资深“老粉”。即将迎来大三学年。

  大战

  在幼恩看来,积极“备战”是对周杰伦粉丝的一种尊重,“从来没有我们应该小小的让一下,没有谁比谁的喜欢来的更单薄,他们既然想要做,想要打,把这个榜放在了心上,真正的对手谁不愿意棋逢对手呢。”

  相比周杰伦“夕阳红中老年粉丝团”第一次打榜的生涩,蔡徐坤粉丝内部有着明确的应对策略。“事件最开始我们看着周杰伦的超话一点点超过第三家、第二家,但离蔡徐坤的第一还有距离,大家就选择先囤分。等分差越来越近时,我们就开始有策略地抛分拉开差距,把分差维持在10万左右,这就是为什么蔡徐坤的票数会在某些节点激增。”对于当时的蔡徐坤粉丝而言,一口气“all in”不是最佳决策,“积分还需要在下周打榜时派上用场,不像周杰伦家就这一次‘团建’,我们还要留分防止下周对家趁虚而入。”

  “到了后期的确是周杰伦粉丝越来越多,我们即使全抛也不一定能赢,于是就选择退出竞争。”谈到大战结果,幼恩并不避讳,“输了就是输了,我们也接受。但是这时候就有很多黑子跳出来马后炮,冷嘲热讽说‘谁让你开始不让,现在果然输了吧’。还有人出来质疑我们的粉丝是水军,说我们是虚假流量。其实无论正面反面黑子都能黑,让了说你瞧不起周杰伦粉丝,不让说你打不过,这对我们太不公平。”

  7月22日,蔡徐坤粉丝团官微发布声明,称蔡徐坤粉丝将“退出微博各项数据榜单的竞争”。对于“退赛”,幼恩告诉记者:“这里面有一个误区,我们不是退出微博的榜单,是仅仅退出微博明星势力榜的爱慕值竞争,不是路人认为的超话榜。”

  微博明星势力榜由多项数据组成,其中爱慕值来源于粉丝在微博平台上给明星赠送的虚拟鲜花。虚拟鲜花两元一朵,幼恩告诉记者,为了保住蔡徐坤每周的榜单第一,粉丝长期以来在这个榜单上已经投入了1000多万,“我们粉丝认为应该把钱投入到更能给蔡徐坤带来直接回报的事情上,如购买新专辑等,而不是投入到新浪微博的榜单上。简单来说,退出声明的意思是我们不会再在新浪微博上花任何一笔钱了。”

  7月22日,北京消协发文称,市消协投诉、咨询热线陆续接到多起因新浪微博明星停榜引发的退款投诉,主要反映的问题是主办方存在退“花”不退款、拖延退款等行为,截至7月19日17点30分,投诉、咨询热线已累计接到相关投诉69件。

  7月23日下午,微博官方账号“明星势力榜”发布关于鲜花会员退款的说明,涉称及的用户将在7月23日24:00之前收到全额退款

  截至发稿前(20:12),蔡徐坤在超话榜上以1062.4万影响力排名第三,第一第二分别为周杰伦(1962.1万影响力)、朱一龙(1173.6万影响力)。“我们目前仍正在囤分,为下周蔡徐坤的生日做准备。今后我们还是会一如既往的尽全力。”幼恩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。

  “假流量”

  自《偶像练习生》时期起,幼恩就成为了一名“ikun”(蔡徐坤粉丝名称)。喜欢蔡徐坤的一年多以来,她为蔡徐坤“肝”过投票、刷过数据,买了代言、杂志,还花“重金”看了2场蔡徐坤的线下演出。“这是我们ikun的常态。”幼恩告诉记者。

  “我最初注意到蔡徐坤就是因为他的流量。”幼恩坦言。《偶像练习生》比赛期间,节目组要求每位选手发微博宣传,蔡徐坤当时发的比大家晚,却在极短时间里获得了大量的评论点赞。作为追星爱好者,幼恩关注了大量娱乐资讯公众号,“一些娱乐公众号报道了这个现象,他们认为蔡徐坤很可能是‘新的流量’,我看了后就对这个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。”

  早在《偶像练习生》比赛时期,蔡徐坤的流量体质就体现无遗,总决赛中,蔡徐坤以4700万的高票断层C位出道。幼恩在其中贡献不少,为蔡徐坤打投了成百上千票。比赛期间,她几乎会把一整天的空闲时间都花在投票上,“基本各家账号都是在淘宝上买的。我们都知道4700万票背后肯定不是4700个人,但是这个比赛的机制就是这样,只看票数,拼人气,谁票多就能C位出道。”

  在动辄千万上亿的数据量面前,如何得到真实的数据”成了无解难题。“现在不可能弄清真实的数据。我们也想证明自己人多,但是没有办法,甚至连我们也不知道我们粉丝到底多不多。”幼恩说。

  “有人质疑我们的粉丝是水军,说我们一个人有100多甚至200多个号,我承认这的确是真的。但你不能说因为我们愿意做这件事,你就说我们是水军。”在幼恩看来,为偶像做数据只是一种表达喜爱的方式,“和其他粉丝去听演唱会、买专辑一样,本质是在与人们想怎么追星,想怎么去喜欢一个人。”

  “真热爱”

  在幼恩看来,流量对于蔡徐坤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流量能带来商业价值,如果没有流量,一些当红流量艺人也只能做平凡的普通人。“蔡徐坤本人出现的频率很少,大部分都是因为粉丝和其他的一些网络曝光。其实如果没有我们或者这些事情,他的曝光度就很低。”幼恩直言。

  除了看不见摸不着的商业价值,粉丝直接看到的是榜单排名与广告资源的交换。“转发第一赠送爱豆客户端推广位”、“热转第一粉丝团获现场门票”、“集齐7000w热度解锁价值1亿广告投放”等商业手段,向粉丝们传达了一个简单明了的道理:流量=资源。“身处这样的规则之中,我们能怎么办呢?我们只能去适应规则,只能去给偶像做数据。”幼恩无奈道。

  一场场数据狂欢之中,粉丝们也得到了胜利的满足。幼恩把这种满足感称为“为偶像付出的快乐”,“这种快乐建立在所有人都在做的基础之上,所有偶像的粉丝都在积极打榜,我们在其中取得一次又一次的胜利,就会有一种成就感。”

  当然,内心的满足也需要现实买单。一年多来,还是在校大学生的幼恩在追星这件事上已经花费近万。她给记者算这样了一笔账:购买蔡徐坤代言产品300-400元次;购买杂志通常40元本,一次1-3本;一场Nine Percent(蔡徐坤所在的男团)的巡演门票上千元,还得加上来回路费和黄牛加价。最近,为了购买蔡徐坤的新歌EP,她再次投入了上千元。

  “其实我要感谢蔡徐坤的出现,他让我知道了喜欢的力量。只要那是你真正喜欢的,就会给你战胜一切的力量。”幼恩说。

  (幼恩为化名)

达到当天最大量